Lux et veritas

關於部落格
光明與真理
  • 815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2007年10月7日「浩然聖域 翼展中華」演唱會心得

習慣參加日系演唱會後再來看Vision Divine反而驚訝於演唱會也可以是以不同的形式呈現。

107下午和拉薇塔約在捷運站,懷著期待與興奮來到幼獅藝文中心。那古老得彷彿是日據時代遺留下來的建築物,白天應該是供應台灣各地的同鄉會辦活動之用,何曾想到會在這種帶著公益色彩的場所看一場離經叛道的演唱會呢?

說是離經叛道也不盡然,大多數人對於金屬的刻板印象大概都來自打扮詭異、崇尚邪惡的黑死金。(他們真的是崇尚邪惡?抑或是認為上帝本身包容邪惡?這是另一個問題了。) 然而金屬亦各分派別,VD之流的Power Metal其演出方式則完全擺脫視覺效果的拘束,以其深刻的內涵及超凡入聖的技巧取勝。

四點鐘到場拿了1011的號碼牌後,就前往九五拿影山和遠藤通販的CD。老闆剛好穿著Dream TheaterT-shirt,我就脫口說待會要去看演唱會,他竟然以為我要看的是在小巨蛋的News,看看我的購物紀錄也知道不可能吧,笑。之後隨便吃了點晚餐就回到幼獅排隊了。

因為颱風的關係,進場有點延遲。VIP也到了6:50才開始真正排入場的隊伍,而主辦單位搖滾帝國也很有誠意的宣佈全程開放攝影。日系演唱會參加久了,會潛意識的把帶相機這個選項排除在外。還好拉薇塔帶了他的相機,不然實在遺憾!隔著大門可以聽到裡頭排演的聲音,Secret of LifeThe 25th Hour還有Luppi的試音一首首傳來,大概猜到今天的曲目了,反正沒聽到這幾首也是沒有人會甘願離開的不是嗎?

VIP票畢竟值得,Luppi排演時幾乎唱完整首,在門口排隊時聽得很清楚,等於聽了兩次現場喔。因為號碼的關係我和拉薇塔排在隊伍的兩端,沒辦法聊天,只好擅自幻想這些從遙遠國度降臨的人到底長什麼樣子,甚至有點緊張。雖然從小住在國外,我對白種人的認識卻很少,不若日本人那麼親近。想當初看到影山的感覺是,他就該是那個樣子,像是很久不見的長輩或老朋友一樣,但我卻無法預知自己對這群從義大利遠渡重洋來台的大叔們會有怎樣的觀感。

好不容易進場後,搶了第二排的座位。幼獅是藝文中心,當然是有座位的,不過哪有人坐著看演唱會呢?大家都蓄勢待發的等待主持人宣布可以衝上前台去。話說幼獅並非專門為演唱會設立的場地,舞台與觀眾之間可以說沒有防護欄。就座後沒幾分鐘演出就開始了。音樂一響,一名觀眾已起身往舞台走去,工作人員隨即告知可以往前站,但不能上到舞台。當其他人還在躊躇時,我趕緊拉著拉薇塔小姐跑到前面,拜VIP的前排座位所賜,我們搶到了第二排站位。第一排已經是貼著舞台了,所以第二排實質上也離舞台很近,幾乎可以摸到歌手了!


        作夢也沒有想到,歌手竟然可以離自己這麼近!參加
Live之前有點緊張,以為金屬樂團的演出都會過度瘋狂,怕自己不能適應那樣的氣氛,沒想到整場演唱會下來團員幾乎可以用沉穩來形容。北歐系的吉他手和帥氣貝斯手站在舞台左側,而我的位置偏右側,無法看得很清楚,到是很有大哥氣魄Olaf大叔一直站在我前面。至於主唱Luppi則是滿場跑,一下子跑到舞台兩側與樂迷擊掌,一下子搶走樂迷的相機自拍並替樂迷拍照。樂迷們拍得很過癮,Luppi也不甘示弱的拿起自己的DV拍下樂迷的熱情。這樣熱切的互動在大型演唱會是不可能出現的,雖然這是場觀眾不足300人的小型Live但演出者卻是金屬樂界享有盛名的樂團,這樣的機會十分難得吧。

開場曲是前奏很好辨認的The 25th Hour,也是新專輯的主打。那是一首敘述人如何在無限循環中墮落、麻痺,直到突破時間的限制,尋找第25個小時的突破。看著另一端的女生搖手搖得很用力,我也開始把手舉起來。隨著鼓聲和節奏跟著揮手,就日系控 (註:控意為日文concert的簡稱)來說,算是某種程度的wota芸吧。

接下來幾首順序記不太清楚,印象深刻的是,唱Alpha and OmegaLuppi問大家喜不喜歡25th Hour這張專輯?現場沒有回應,或許是沒有聽懂,不過我倒是很快就舉手了,不知道他會不會覺得失望?接著又問,知不知道第4首歌是什麼?然後他就一直喊「Al~~」地提示很久,要不是我聲音不夠亮,很想勇敢地喊出「Alpha and Omega」讓他聽見,免得一陣冷場的尷尬。或許來聽金屬樂現場的人是所謂的「樂迷」而非「粉絲」。樂迷只為欣賞音樂,粉絲則為欣賞歌()手。舞台互動時有冷場,台下有時不知道Luppi在講什麼,反應也不夠快。不過當Luppi發揮諧星本色帶著大家發出奇怪的聲音時大家倒是很有興致地跟著做,其實Luppi太低估了在場人的英文能力了,MC可以再長一點,或許會更有趣。

整場演唱會是以VD第三張專輯以來的作品為主,也就是自Luppi加入後的時期。個人非常喜歡的幾首是「The Daemon you hide」、「God is dead」。即使這兩首歌必需嵌入整張專輯中解釋意義更為顯明,但就算單獨看來也十分有深度。

God is Dead」的背景是人類找到長生不老祕方後反而捨棄了原本的信仰。帶有壓迫性的旋律排山倒海而至,從上帝的觀點闡述其對人類憤怒與失望。歌詞唱到這裡時幾乎快哭了出來:「Don't you call my name, I won't answer. You won't find me right there by your side…Don't look for my presence in Churches.They're no longer my home anymore.」雖然不是基督徒,但小學讀得是教會學校。從小「God is by your side, He is carrying you」的信仰就深植心中,即使是現在,我也信仰著哲學家的上帝。因此當神無時無刻的存在被否定時,人如何能自存,這樣的衝擊對我是很大的。

這首曲長很短,卻會使人非常振奮,又是我非常喜歡的一首歌,打call打到手快斷掉。真的很費力氣哪。「Ashes to ashes, dust to dust」的部份我也跟著Luppi唱了出來,當然毫無音準的嘶吼完全隱沒在喧騰的樂器與熱烈的氣氛中。

The Daemon you hide」這首則收錄在新專輯當中,跟前曲不同,前奏是少見的空心吉他,平靜中帶著不安,微微顫抖著揭開女士靈魂的神秘面紗。但因為真相藏著過多無奈與悲哀,平淡中的衝擊不比前者來得小。「And the daemon you hide killed the angel you got. He tried to bring you light but you fell into darkness. All the blood that you sweat, every drop that he dried. Everything is lost... You just let him cry...You just let him die?」這是整首歌中最讓人感到悲傷的一段了。

值得一提的是Luppi在唱The Essence of Time中段時竟然要求歌迷蹲下來,自己則坐在舞台前的階梯上,就像在暗黑寒夜中升起柴火,村民圍繞著旅人,娓娓道來一段悠悠長話。觀眾都很配合地蹲下,我幾乎是在跟Luppi面對面的狀態下聽完這首歌,這樣的表現橋段還是第一次經歷。下一首是Versions of The Same,演唱前Luppi的介紹詞竟然是:「獻給所有跟他一樣有小肚肚的人」,然後挺了挺自己的肚子,非常逗趣。

之後,當The Secret of Life的前奏出來時場內格外激動,拉薇塔小姐是Stream of Consciousness這張專輯的忠實樂迷,我想應該也是興奮莫名吧。而Luppi宣佈要唱La Vita Fugge時也是全場歡呼連連。我想拉薇塔小姐這幾首應該都有跟著唱和吧。我剛好來不及複習這張專輯,只有安分地聆聽,但右手還是不忘盡情打call

最後一首Send me an Angel,是舊團員時期的歌,原本由Fabio主唱換成Luppi cover別有一番風味。Luppi高亢嘹喨的嗓音詮釋出的復仇心聲比起Fabio少了股邪氣多了分熱血。

話說VD出道以來最精采的專輯不啻是Stream of Consciousness(SOC),也是因為這張專輯讓我有機位認識他們。雖然和LabyrinthRhapsodySkylark並稱旋律交響金屬的功臣,但這張專輯擺脫了舊有的敘事框架,邁向嶄新的概念性專輯。自SOC以來VD的概念性專輯皆著重在探索人性的各種面向,在極度的空虛中無助的吶喊著,即使耗盡微弱的生命之火仍拼命掙扎,沒有目的,沒有目標,最終只有墮入虛無。但也不盡然是悲哀,這次的遺珠之憾「Heaven Calling」裡有一句這樣的歌詞:「Heaven is calling and I can't believe is my name. My Father is there, waiting for me」。原來人生也不盡然是絕望,信仰使得生存和掙扎具有意義。即使金屬領域常以反基督而出名,但VD的專輯裡卻可看到經過辯證的堅定信仰。即便是Perfect Machine這張看似反神的專輯,最後都渴望得到神的救贖。

或許我喜歡金屬不僅只在於無法以我言語和知識表達的音樂部份吧,更多的是在於它所反映的西方文化背景深深令人著迷。

 

 

 

 

 

結束後就是簽名握手時間了,小眾歐系金屬的演唱會比起日系控來說實在太值回票價了。日方的經紀公司說好聽是嚴謹,說難聽點就是自視甚高,一碰到消費彈性極低的粉絲群,那種「顧客至上」的專業美德就全不見了,完全不把花大錢的消費者放在眼裡。管你是如News般的當紅偶像團體還是小眾取向的動畫聲優或歌手全都一個樣。有時我真懷疑自己為什麼要花錢買氣受,給自己唯一的解釋就是歌手本人很親切,一切都是經紀公司的錯。

但這次的演唱會不同,盡情拍照攝影不說,簽名暨握手會也是極具誠意。會後VIP觀眾便開始沿著走廊排隊,舞台上出現一排長桌,隨即幾位團員便入座。樂迷各自拿出珍藏的CD歌詞本翻至每位團員的介紹頁分別簽名握手,除此之外,還可以與團員合照。但是因為人數眾多,很少人要求跟每位團員分別單獨合照。第一位簽名者是Luppi先生,禮貌上還是先問了他可否合照,他也欣然答應,一切順利且溫馨地令人不敢想像。最後一位簽名的是Olaf大叔,因為是團長,正好讓我鼓起勇氣來說:「今晚真的很精采,希望再度來台灣!」Olaf大叔果然是個冷靜沉穩的人,並未隨便對歌迷開支票,反而答道:「Well, of course I hope to , but this is not up to me, it’s up to Space.」雖然感到有點失望,不過覺得他誠實得很可愛。

走筆至此,我必須承認自己對於音樂是一竅不通的外行人,沒有任何音樂基礎或素養,只能從一種直觀的方式欣賞。就像一般人能觀察到物體的運動卻看不到背後的物理理論那樣,我也只是以欣賞楓葉飄落的美來欣賞音樂,而不是做一個解釋自然現象的科學家。對我來說,參加演唱會與其是對藝術的執著,不如說是對這種經驗的執著。而這種經驗究竟有什麼吸引人的呢?

搞清楚愛的對象是很重要,年紀一大把了不能再像小女生迷戀青春偶像一般,總不能人家問你為什麼喜歡這個歌手時老是回答「因為他很可愛啊()」這樣吧。我是欣賞音樂、喜歡人、還是享受參與的經驗呢?應該這麼看,先要欣賞音樂之美,這之中同時隱藏了人的創作理念,而演唱會的參與則是為了能和自己欣賞的人和藝術作品分享那份經驗。

我始終覺得藝術沒有高低之分,藝術經驗無法被完全陳述,只有存在於主體之內,而無法客觀於主體之外。但是仍有些表現方式的不同,造就了技巧層次的不同,但這並不是說高度技巧意味著藝術水準較高。Olaf團長在回答歌迷的困惑時也曾這樣說:「Music is not a quest where only the best will rule.」畢竟僅是高超的技巧不能讓人感動,除了天賦的美之外,能讓我感動的是高超技巧背後的努力、熱忱以及信念。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