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x et veritas

關於部落格
光明與真理
  • 815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斷背山─切割分裂的世界

「斷背山」無時無刻不在傳達一種壓抑的、苦悶的、令人窒息卻又真誠的激情。而其苦悶,來源於電影中那被分割的世界。山上與山下是兩個不同的世界,JackEnnis所處的環境又是另外兩個不同的世界。前者是社會規範與自由意志之間的衝突,後者在電影裡較薄弱但不能說沒有,是階級上的衝突。

李安不是為了拍同性戀題材而拍攝「斷背山」,只是剛好同性戀是最能表現這種衝突的題材。同樣的故事架構,若主角是異性戀者,出軌或不倫的確也夠驚世駭俗,但卻仍少了直搗大多數人共同核心價值的張力。雖不願用「正常或不正常」來分別異性和同性戀,但不可否認的,這二者之中有數量上的差別。社會上多數人是異性戀者,因此同性戀題材在異性戀觀眾群中能造成更大的震撼。

雲靄繚繞的山坡,成群的綿羊,時而驟雨,時而飄雪,一幅幅地美景編織出斷背山這個伊甸園。李安把美國西部的風景拍得太美,太道地,讓人幾乎無法想像他是那位曾經拍過充滿東方神秘的武俠仙境的那位導演!愛之所以可能,正是因為這樣特定的時空條件。EnnisJack所面對的是兩個不同的世界,一個是與世隔絕的斷背山,一個是充滿現世無奈的城市。在山上他們可以恣意相愛,嘻笑歡鬧,然而一旦下了山,還是要面對來自社會的壓力。這種社會壓力不是外來的(如果他們不說也沒人知道),而是和內化於己身的社會價值交戰。

直得注意的是,Ennis不管上山前還是上山後,始終沒有改變和Alma結婚的決定,愛情的真誠並不足以改變根深蒂固的社會價值。相對來看,Jack的束縛並沒有那麼大,不僅是天生的純真積極,更是因為沒有Ennis那駭人的童年經歷。

JackEnnis兩人都嘗試過婚姻,但都失敗了。這個嘗試出於他們對社會規範的服從,是發自內心、心甘情願的行為。只是當面對嘗試的崩解,兩人的解決方法不同。這段婚姻總是容易引起女性主義者和衛道人士的反感,既然知道不愛自己的妻子為何還要和她結婚?或許可以這樣看,EnnisJack的感情是真誠的,不然不會在分別後肝腸寸斷,但他相信自己可以忘記Jack也是真實的,四年來他沒有做過任何和Jack重逢的努力。「他認為可以做到後來發現做不到」和「明知做不到而最後也沒做到」,這兩者間是不同的。到最後Ennis只能承認,自己愛著家人,只是必須把心中最神聖的部分留給另一個人。

中年後的兩人,除了原有的壓力外,兩人之間的距離也融進了許多新的障礙。Jack踏入了中上層階級;Ennis則依然是個牧場工。不難理解為何Ennis不願拿Jack的錢去建牧場,現實中的人必須承擔社會責任,不是一句真愛就可以克服的。隨著年齡增長,擔負的責任就越大,一聲不吭的逃離並不會是最好的選擇。於此,除了斷背山上與山下的分割世界外,還多了一層階級上的鴻溝,而這樣的鴻溝只能在形同斷背山的世界中才能被消弭。

後來兩人每次約會的場景,都選在和斷背山相似的地方,或是為了回味當時的情景,或是希望複製當時的甜蜜,但一切都是枉然。歲月沒有沖淡他們的感情,卻加了重彼此身上的擔負,更多的話語哽咽心中,過去的情境不可能再現,但只要越靠近斷背山他們彼此的距離就能越縮短。Ennis不是不夠愛Jack,只是他習慣壓抑,因此當Jack承認自己出軌時他的憤怒與忌妒才更令人為之鼻酸。每當遇到社會壓力與個人意志的選擇時,Ennis一定會放棄後者,但在電影最後,那句「Jack, I swear…」,終於是完全出自他的主動意願,願意對Jack作出他一直期盼的承諾,只是承諾的內容已經不重要了。

李安說:「每個人心裡都有一個斷背山,只是你沒有上去過。往往當你終於嘗到愛情滋味時,已經錯過了,這是最讓我悵然的。」如果當初Ennis沒有上斷背山,他會像平常人一樣,工作、結婚、生子、再為了養活家人而更努力地工作,直到死前仍然深信最愛的人是自己的妻子。這也是大多數人的人生。不能說他沒找到真愛,因為他根本不會知道真愛是什麼,只是誤把眼前的幸福當作真愛。很慶幸地,Ennis遇到了Jack,點燃他心中激情的火苗,他才能發自真誠的去愛一個人。電影裡呈現出的「愛」(love)不能脫離「激情」(passion),它富有生命力,如火焰般閃爍、燃燒。因此,Jack的死亡並不是悲劇的,因為它意味著愛情的完成,而非終結。。 

 「斷背山」的主旨應是一種超越性別,超越言語的「真愛」。劇中兩人沒有一句「我愛你」,一切的激情都壓抑在那默默相視的眼神中。有些話語不用說出,也無法說出,但是透過整個生命去證明的感情卻是如此真誠而純粹。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