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x et veritas

關於部落格
光明與真理
  • 815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水木一郎 デビュー40周年記念ライブ~道~

無法想像的現場,無法下筆的心得。這一切來得太艱難,經歷得太迅速,卻值得一生紀念。

 

 

7/2115:30,與P先生與司約在澀谷站八公像前。P先生穿上了酷似metal-T的台灣場JAM Project T-shirt,我一眼就認了出來。先交換了各自帶來的周邊與CD,待司先生到達後便出發前往會場。

 

 

16:00到達Shibuya O-East Live HouseP先生向我介紹道這Live  House左右兩邊分別是東西兩館,East約容納一千多人左右,West則較小。在網路上常看到這個Live house名稱,親自到場的感受卻又不同了。會場入口已擺放各路藝人和企業的道賀花籃,有JAM Project、松本梨香、堀江美都子和根勤等贈送的,透露出水木一郎在アニソン界的人脈及地位。 水木先生的演唱會聽眾年齡層分布很廣,主要是以20-40歲的男性為主力,另外也有不少忠實的阿姨級粉絲 。當然也有看到亮眼的日系美少女和可愛的小妹妹,不過這兩種族群在這裡也算稀有了。司還指著背後的小妹妹說道:「整場年紀最小的大概就是我後面這位吧,這麼有品味!」不知道為什麼這句話令人會心一笑,這位看來只有國小年紀的妹妹,跟著哥哥或是爸爸欣賞這場跟她年代不相符的演唱會,看著看著讓人有種跨世代的感動。水木的年紀大概可以做這位小妹妹的爺爺了吧!

 

 

等了不久,工作人員便請指定席觀眾入場,隨後才輪到我們持藍色門票的站立席依票號入場。付了500元飲料費後便跟著司和P先生,進場前還拿了40周年的紀念扇子,據說是給アニキ驚喜用的。我們很容易就搶到視野不錯的位置,是在舞台左方指定席座位後的第一排,可以清楚看到整個舞台。可惜アニキ唱歌不習慣隨時走到舞台兩側,所以看到正面的機會並不多。

 

 

開場前喝水、上廁所是必要的,P先生帶著對會場不熟也不諳日語的我把該做得都做了,非常感激。當然,舞台外販售周邊和CD是免不了的。這次在會場購買「道」、「ANIKI GRAND STYLE~WAY~」、「BEST & BEST」這三片都有附簽名版。另外也有販售千曲一夜的Document CD,不過該 CD-BOX已委託P先生上次在Super Live時替我買了。因為實在不能再多花錢,為了簽名版只好捨棄最貴的「道」,先買了老歌新編新錄的「WAY」。

 

 

舞台外的走廊還擺放著アニキ不同時期演出時的服裝。有招牌的紅色西裝外套,黑色披風,但最令人眼睛一亮的還是那件由香港歌迷製作的皇帝龍袍,當然還附上皇冠。以水木在アニソン界的地位及成就, 這個龍袍的確再適合不過了。舞台兩側各有一張大型螢幕,開場先播放了一段影片,配合著「男はひとり道をゆく」這首十分應景的歌曲,呈現水木一郎年輕時的學藝出道到個唱的各種場景。 每張照片都是難得一見的珍貴畫面。當中有一張年輕時上半身赤裸的照片,頓時令全場驚呼不已。「原來アニキ也有青春的時候啊」,我想。雖然認識這麼一位歌手也五、六年了,卻來不及參與他大部分的出道人生,自有印象始アニキ就不是一位「年輕人」了。不過看年輕時的照片也算是個有為的小帥哥,如果未踏入アニソン界的話大概也會像布施明一樣是位紳士般的魅力歌手吧。

 

 

整體來說,這次的選曲偏向早期,對於伴隨著アニキ成長的歌迷來說是不錯的經驗但對喜歡較現代的pop-rock系歌曲的朋友來說可能就會覺得有些無聊了。Super Live的曲目較這次多,也更精彩,這次40周年紀念的賣點應該是首次演唱的出道曲,另外本人最喜歡的兩首歌雖然上次已唱過,這次也沒少唱,所以也沒甚麼好遺憾的了。

 

 

照例ショッカーO野先開場,再由アニキ登場。先是從耳熟能詳的「バビル2世」開始,一口氣唱四首早期的成名曲。我似乎還不太能進入狀況,由於不敢相信眼前的真實性,還迷失在這如夢似幻的遲疑裡,出乎意料的冷靜。唱完後ショッカーO野拿著一堆氣球上來,上面寫著40周年的字樣,然後請大家拿出預備好的扇子給水木驚喜。全場將扇子舉起的場面真壯觀。透過P先生的翻譯,水木似乎解答了他每次穿那厚重的舞台服裝會不會熱的問題,那也是我長久以來的疑問。話說當年的我還天真地以為他私下也是穿著那萬年的紅色西裝外套呢!

 

 

接下來是所謂的超級機器人時間,這次唱得三首都是固定曲目,並無特別之處。原本還滿期待唱些近期的歌曲,例如「龍虎王」、「ゲッターロボ號」等 ( 我舉得例子似乎也不太「近期」),不禁有些失望。 這幾首似乎很難出現在他個人演唱會裡,果然沒能去Super Live是件遺憾。不過奇妙的是,雖然這首マジンガーZ前前後後聽了不下百回,第一次聆聽現場還是濕潤了眼眶。跟著大家一起比「Z」的動作,跟著大家一起喊「Go!」,那真是來這裡之前做夢也不敢想像得事,沒想到那麼容易地實現了,有些悵然,有些落寞。之後的コン・バトラーVのテーマ也是動作頻繁,意外發現這些動作已經根深蒂固的烙印在腦海裡,竟是如此自然而然的做了出來。

 

 

幾乎每次演唱完水木都會講一段話,很後悔當初沒有學好日文以致完全聽不懂對白的部分,非常可惜,因為這種互動才是演唱會最可貴之處。來台灣開唱的話大概也只會說「喜歡吃小籠包」之類的話吧,只有在當地演出時才能看到歌手最原始的表現。不過異地演唱會也有其獨特之處就是了,聽歌手生澀的說著「你好」、「謝謝」似乎縮短了國籍的距離,格外親切。

 

 

輪到假面騎士時間,組曲部分也是廣為人知的幾首,水木已經不再參與平成騎士的歌曲,所以也無緣聽到。也算是時代的眼淚吧,想到平成騎士,也只有布施明的「響鬼」主題曲令人為之一振,但也只是後時代的曇花一現罷了。組曲過後, 竟然是一首冷門的「はるかなる愛にかけて」!聽到前奏心跳也跟著加速,因為這首歌是一開始接觸昭和騎士歌曲時最讓我感動的其中幾首。曲風和歌詞都十分大器,由水木獨特的口氣唱出再契合不過。就假面騎士系列來說,這首歌和「V3の一人歌」是我最喜歡的兩首,皆算冷門曲。兩首的特色皆在於英雄那孤獨又悲壯的情懷,尤其是後者,將對親人的小愛化為對人類的大愛的那份胸懷,不禁令人愴然淚下。アニキ詮釋這首歌的功力, 彷彿讓人預見英雄站立高處的孤獨背影及感受到獨自面對戰鬥的真正勇氣。 不過我想這首親人都死光的歌還是不太可能出現在這種紀念性質的演唱會場合,太不吉利了!

 

 

之後演唱得是惟一一首Metal Hero歌曲「時空戦士スピルバン」和體育系的歌曲,P先生說很遺憾沒唱到鬥球兒彈平,不過想到體育歌,我好像比較期待「ゆけゆけ飛雄馬」,當然這也是不可能唱得。

 

 

這次最令人驚喜之處便是出道曲的演唱了!「君にささげる僕の歌」這首歌我也是只聞其名,到沒實際聽過。第一次聽就是現場,震撼也太大了點。整體來說不外乎是首70年代的歌謠曲,但在40周年的今日演唱卻別具意義。比較起來,アニキ每個時期的唱歌方式都不斷地進步,從青年時的穩健保守、中年的熱血奔放到現在的深刻而內斂,享受其不同時期演唱相同的歌曲往往令人驚喜。從當初的「歌謠界王子」到現在「アニソン帝王」,水木一郎40年的出道人生一路走來正是那份敬業樂業的態度令人欽佩且值得學習。 今日有機會聆聽アニキ重新詮釋以往的作品也是深感萬幸了。 接下來兩首歌也是歌謠曲,但水木的歌謠曲時代並不長,「誰もいない海」便是這個時期的最後一張EP了。

 

 

歌謠曲時代結束便是アニソン出道曲:「原始少年リュウが行く」, 若不是因緣際會的由堀江美都子帶領進入アニソン界也不會有今日的水木一郎。這首歌可說是アニキ的原點。中場則是請出這次為水木製作新專輯的音樂家藤原いくろう與小提琴四重奏帶來重新編曲的幾首膾炙人口的早期アニソン。

 

 

アニキ總是以令人熱血沸騰的アニソン著稱,但熱血系的歌曲不一定是快板的。熱血系的必要條件是正面意義的潛在教化,歌曲的型式倒是無關緊要。 對我來說聽アニキ的慢歌比快歌更是莫大的享受。アニキ對於慢歌的舖陳是循序漸進,往往看似不經意,卻又融入豐沛滿溢的情感, 這樣的情感卻在最濃郁深情處急速收斂,令人無限回味。一如「ロマンティック・アゲイン」由アニキ時而激情時而溫柔的口氣緩緩道來,是如此刻骨銘心。 另外像是「父をもとめて」或是這次未演唱的「マジンガー讚歌」等,アニキ也將這種帶點細膩的英雄情懷處理得恰到好處。就熱血的成份來說,比起快歌的振奮,這類歌曲透過アニキ獨特的吟唱,更能將英雄那份雖千萬人吾往矣的態度滲入人心。

 

 

另外,這次弦樂版本的改編曲我最喜歡的便是「サバンナを越えて」和「キャプテンハーロック」兩首。 在熱血沸騰及抒情詠懷之外,水木對於這種磅礡大器的編曲也能成功駕馭。尚陶醉在アニキ的歌聲與小提琴的重奏中,台上卻很快的回到原本的熱血路線。在唱「サバンナを越えて」前アニキ表演了一段「ちょんまげマーチ」的舞蹈,似乎讓演奏小提琴的姐姐有些錯愕。那是在擔任NHK的兒童節目「おかあさんといっしょ時的歌曲,印想中不久前這首歌還在這個節目裡出現過,這些兒童歌曲都會配合可愛的動作,由現在的アニキ做來十分逗趣 ( 應該不會嚇到小孩吧?)。現在的節目裡歌唱大哥已經不知道是第十幾代了,アニキ當初則是第二代的「大哥哥」。

 

 

之後便是唱了一套組曲再配合兩首十分應景、和「道」相關的歌曲。獸拳戰隊的片尾曲是水木一郎第一次參與正式主題曲的戰隊歌,不過我覺得這首歌的歌名倒是比它的歌詞更吸引人,難怪這首歌像是今晚的主題般貫穿全場。唱完後アニキ便介紹他的好搭檔堀江美都子出場。個人非常喜歡他們二位的合唱曲,水木的低音搭配堀江宏亮的音色恰到好處,而且看他們二人站在台上是一件非常賞心悅目的事。堀江和佐佐木功也合唱過,搭配就不如與水木來得和諧,佐佐木的厚實的低音似乎和堀江的宏亮產生不和諧的競合。不過這次崛江來匆匆去匆匆,唱完一首「猛と舞のうた」就走了,連謝幕也沒再出現。 這首也是我十分喜愛的一首合唱曲,雖然這樣講不十分妥當,不過每每聽他們倆對唱這首歌都感受到一番琴瑟和鳴。

 

 

江離去後,水木宣布要唱一首他很喜歡的歌,原來是「セイリング未来へ」。這首歌乍聽之下很像公益活動的主題歌,正面陽光的航向未來,多麼適合做結的一首歌啊!但為水木一郎40周年做出最佳詮釋的歌曲還不僅如此;接下來是「われらの旅立ち」以及再度請出藤原いくろう和小提琴手演奏改編後那氣勢磅礡的「キャプテンハーロック」!這也是演出的尾聲,今日的每首歌背後都與這位アニソン帝王有段連結, 每首歌的背後都有一段屬於其獨特的故事。簡單的弦律,兒歌般的歌詞,正是這種單純的力量作為アニキ歌聲背後的支撐

 

 

最後的安可曲,當然不能不提本人最愛的Golden Rule ~君はまだ負けてない~」( 終於有首比較搖滾的歌曲出現,此時台上的吉他手似乎一解苦悶特別的賣力。) 這首歌是1998アニキ舉辦千曲一夜演唱會時由知名樂團The Alfee 的吉他兼主唱高見澤俊彥製作。兩者同樣是我欣賞的歌手,在高見澤和水木這樣夢幻組合合作下誕生的歌曲當然更是精采絕倫!曲風維持高見澤一貫的JRock風格,歌詞亦感染了The Alfee的那種率直、解放式、都會型的熱血,和以往訴求保衛和平的熱血曲目又是不同的境地了。アニキ的搖滾曲不多但往往令人驚艷,少數和知名樂團合作的大概就只有筋肉少女帶的「221B戦記」這首歌了。不過「221B戦記」是專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