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x et veritas

關於部落格
光明與真理
  • 815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救贖的勝利」與「勝利的救贖」

前陣子有一搭沒一搭地看著奧運,我不太喜歡運動,但奧運這種全球嘉年華的確能使某種民族意識昇華。暫且排除政治影響因素,身為一個中華民族(或著更中性點,身為一個漢人)還是十分以北京奧運為傲的。當奧委會宣布北京申奧成功時,我人在南非,那時只有大陸中央台可以收得到訊號,我不懂為什麼這樣一件事讓對岸人民舉國沸騰。但現在我懂了,看著北京機場、鳥巢、水立方的興建,我感受到北京人民所感受的一股前所未有的前景與拼勁!企圖從封閉中走向世界,拼命的想對整個以西方為主的人類文明證明什麼。光是這一點,不僅是中華民族的驕傲,也應該讓整個受壓抑的東亞文化圈感同身受。


時看著文茜世界周報,2001年左右曾訪問過現任的北京副市長陳剛,當時的他還是個默默無名的官員,主導著城市規劃館的興建。而如今,當初城市規畫的願景在這七年內真的兌現了,我能理解陳文茜在節目中表現的訝異與感動。儘管犧牲了一些西方所確立的普世價值(這句話有沒有很矛盾?)但這樣的犧牲真的不值得嗎?當初西方的建設是否也是在犧牲這些價值下完成的呢?


其實從場館的興建到一場金碧輝煌的開幕式,中國人民已無須再對西方人感到自卑。但對大部分的中國人來說,一枚枚金牌地誕生比甚麼都重要,那是向西方展現實力的證明。證明中國人不再是東亞病夫,就像中國人證明自己也能辦奧運一樣,當年清末提出的奧運三問都一一實踐了。從媒體上看到的中國民眾,正從這一枚枚金牌中獲得前所未有的救贖感,而這之中,又以劉翔的那枚金牌最舉足輕重。

劉翔的壓力有多大不是普通人可以想像的。他背負著不僅僅是自己未來的運動生涯,不僅僅是巨大的商業利益,他背負了整個中華民族的自尊與信心。有一幕賽前劉翔憤恨的踹著牆壁以減經傷肢疼痛的背影讓我不捨的哭了,壓在他身上的重擔足以讓人窒息,足以使他從民族英雄墜落成一位悲劇英雄!但夠了,我想中華民族這回不需要再從一個孤單的身軀中獲取民族自信,劉翔請安心退賽並接受大家的祝福吧!一位美國的選手,就算在奧運場上,面對劉翔這種傷勢一定能理所當然地退賽,如果這是他們所謂的人權,那就更不應要求劉翔必須拖著傷痛走完110M跨欄。我想,劉翔的退賽對中國人來說才是更無比珍貴的理程碑,對於自豪的中國人來說, 一個民族的勝利不再需要由一個人來背負。那些躲在網路背後酸劉翔、咒罵劉翔的人才是無恥之中最無恥的一類人,那樣的民族情緒才是最醜惡又自卑的一幕,才是中國人必須去除的劣根性。


相反的,對於台灣來說,我們很慶幸不需要藉著個人的勝利來證明甚麼,但我們也不能沒有勝利。或許說台灣這個社會是過度發展了吧,硬體設會沒多大進化,人民心理素質的進步甚或超越了老美,「雖敗猶榮」喊得震天價響,卻無法真正品嘗勝利的喜悅。一片低迷之中,還好有蘇麗文的奮力一搏,而台灣人也得以從這種無形的運動精神的勝利中獲得救贖。很多人為此掉淚,蘇麗文所呈現的是再簡單不過的價值,卻在台灣失落已久。對台灣來說, 缺乏的不是中國的那種民族自信,而是破釜沉舟的決心,或許此時我們需要的正是一點惟金是問的利益主義。所以,台灣人不必以蘇麗文的負傷上戰對比劉翔的因傷退賽,不僅是情況不同不能類比的問題,而是不應以最高道德水準要求他人,當負傷上戰成為勇氣與勝利的普世價值時,對一個社會才是不正常的。他們兩人僅管在奧運中不是金牌的勝利者,卻和那面金牌一樣閃爍。


同樣的,還有一位金牌的失敗者在我眼中也是無與倫比的美麗,那就是中國女子體操的隊長程菲。她沒有亮麗的外表,團體賽外的表現也頻頻失誤,不過這無損她在我心中的美麗。沒有Liukin的高傲優雅,沒有Shawn的熱情奔放,乍看之下程菲卻是個愁眉苦臉的女孩。然而驚動我的卻是自由操比賽時,在「黃河協奏曲」的襯墊之下,程菲舞出了一段壯麗絕倫的中國像徵。對於體操我是外行,但程菲的動作在我看來是英氣非凡,氣勢磅礡,因為包覆著她那小小的身軀的,是中華千年的文化感、使命感、以及對於曾經的輝煌世界霸主的自豪與渴望。劉翔背負的是中國人民從清末的現代的自卑感,但程菲卻不同,她的表現不是背負的,而是內化的,那是養育培育她的國家所深植在她心中的價值的外在展現。Shawn自由、快樂的體操像徵著西方社會的富足,她有外在的賞心悅目之美和內在的滿足。但程菲不同,她的美來自一部分的壓抑、一部分的光榮,在她動作的一瞬間爆發出的強大力量是如此驚心動魄令人窒息,幾乎讓人產生膜拜的衝動!程菲雖然在金牌失利了,但很慶幸,在美感的領域,勝利是美、失敗也是美;歡笑是美,淚水也是美,無疑地程菲給予人的美感體驗是深刻的。

 
關注奧運的人會發現這場人類嘉年華上有許多可歌可泣的故事,但身為中華文化的傳承者的一份子,這三位卻以各自的方式,對觀眾展現了不同的奧運精神。真正的奧運精神,不是只有勝利或是雖敗猶榮,而是適時適地的為所當為罷了。在田徑場上劉翔退賽,在跆拳道競技場上蘇麗文永不言退,這都是奧運精神。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