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x et veritas

關於部落格
光明與真理
  • 815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JAM Project Hurricane Tour 2009-Gate of the Future in Taiwan 2009.5.30 and 5.31

今天,時值期末考圖書館人滿為患,只得回到台大門口的肯德基繼續埋頭苦讀。再次坐在肯德基二樓的同一個位子,那個與因為JAM Project而認識的同好們一起等待演唱會的位子…驚訝發現台大之於我不再只是求學之過境、知識之殿堂,毫不知情地與一場肆無忌憚的歡樂饗宴結合。
2008年發生了不少事,不管是JAM本身的動態還是我個人的生涯,因此對JAM Project的狂熱與熱血動畫歌曲的癡迷也稍稍消退了些。為了演唱會,一個月前便支開手邊其他類型的音樂,專心聆聽JAM的專輯。因為聽歌向來有個習慣周期,已經很久沒聽日文歌了,要讓耳朵習慣需要一些刻意。為了享受3600的票價,金錢付出外的付出也不可少,雖不能默背歌詞,至少也要耳熟能詳,適應歌曲後,如何揮螢光棒才能交給身體的本能反應。
530一早,彷彿回到大二體育課時在「公務人力發展中心」站下車,此時卻突然近鄉情怯,又有一絲無可抑制的狂喜。早上九點多來隊伍已排到體育館側邊,孤獨的排隊很快沖淡先前的興奮,任性地默默咒罵毒辣的太陽。偶而搶頭香的ZA會繞到我附近寒暄兩句,然後又消失無蹤;偶而也有壯觀的旗隊繞場經過,吸引不少目光。過些時候才發現學妹和Eddie兩人排隊伍前方不遠處,便輪流和他倆聊天。學妹還是一樣懷著滿腔熱血,以前雖沒和Eddie真正照過面,但他也算是在這圈子裡頗負盛名了,故很自然而然地談了起來。好不容易等到一點半的周邊販賣,輪到我抽籤時已是倒數第二張名額,其實不抱甚麼希望。緩緩將銀色籤抽起,不敢相信它確確實實繫著紅色橡皮筋!
第一天抽完籤沒有順利和學妹會合,卻巧遇ZAb10215一行人正要前往麥當勞用餐,便中途加入。除了ZA和小龜外,其餘人我並不認識,看著他們熱血地談論著螢光棒的學問,我和b小姐可說是一頭霧水。還好Suyo很快地來到,風塵僕僕地帶來了一些廣告傳單及自製小禮物與眾人觀賞,很快地一群不是很熟絡的人有了共通的話題。下午ZA一行人先至會場,我們則留在麥當勞休憩,畢竟體力有限,直到快五點才離開。此時發現ZA和學妹已在門口跟著音響播放的歌曲熱唱,而Eddie則正在等待與資深的日本歌迷おんみつ先生會合。早期歌迷都知道,除了某個精緻更甚官網的Fan site外,おんみつ先生網站也算是主要的消息來源了,沒想到今日得見站主本人,心情格外複雜。
是甚麼樣的魔力,讓一群從四面八方而來、不同年齡層、不同背景的人聚在一起,彼此分享著共通的喜悅與感動?人生能有幾回全心全意投入一事,能有幾回因為一個簡單的接觸即感動不已?演唱會對我來說不僅是一場表演,五月三十一日和眾人在肯德基分享的那個下午也同樣令我難忘!EddieB小姐熱情的分享奧井雅美的紀念周邊,學妹和Eddie的互相吐槽,Suyo埋頭苦作的香包,以及許許多多和JAM相關或不相關的話題…對我來說,能認識JAM和能認是一票喜愛JAM的歌迷都是很不可思議的事。
這兩天演唱會不管場內場外都多了很多驚喜。原本隻身來到會場,才發現會場大多是熟面孔,不管認不認識,一年一度看到同樣的人聚集真的滿奇妙的。入場前和Suyob小姐在場外徘徊,被日本來的攝影師要求拍攝一句「想對JAM說得話」,這活動對我們幾個低調的歌迷來說太過唐突,一時之間不知如何反應,結果和Suyo在鏡頭前做了奇怪的動作並脫口而出沒甚麼意義的句子。老實說,每次偶像團體來台時都會看到電視上訪問排隊的歌迷,要歌迷對偶像說些話甚麼的,我總是不想成為他們一份子。不過反倒是演唱會結束後,受到每日新聞社的記者後藤逸郎先生訪問比較能滿足我的虛榮心。像是「為什麼喜歡日本動畫」、「是先喜歡動畫還是動畫歌」、「喜歡甚麼樣類型的動畫」這類的問題,大概每個都能讓我像這樣寫一篇文章吧,但被問到時卻一時語塞。不過我想他應該也指是想要一個簡單的答案吧。不過這位後藤先生也真奇妙,最後補了個敏感的政治問題,大家都答得中規中矩,不然他是想要聽甚麼答案呢?說我痛恨右翼嗎?另外,後藤先生的問題也提醒了我今天,五月三十,對某部分的人來說,是X-Japan史無前例的台灣演唱會的神聖日子。此時我卻在台大體育館裡。一度掙扎「人生能有多少個二十年可以等待」,雖然這次錯過X-Japan會是一生的遺憾,但我始終相信JAM Project不會讓我做錯決定。很多音樂都能帶給我感動,但JAM Project的音樂對我來說確是劃時代的啟蒙,他們提供了一種強大無比的信念做為生命的參考。
曾有一段時間,伴隨著JAM越來越商業化的翻唱、tie-up,產生莫名的排斥心理,就像浸淫於舊時代的人一樣,無法跟隨JAM的腳步前進。因為當初聽到「鋼の救世主」、「Victory」、「Rising」等的感動不復存在,取而代之的是過度附庸於主流次文化的產物。歌還是很好聽,但越來越少了靈魂,我相信這份缺憾絕不是影山或是任何人所造成,而是一個團體邁向大眾時所必經的道路。或許是想證明些甚麼,「No Border」和「Hero」的符號意義實在太明顯了。如同愛國歌曲般,象徵意義大於實質意義,缺乏某種深刻意識的真誠。動畫歌曲代替了動畫本身,歌頌抽象概念代替了讚揚實體;若說「11ライダー大讃歌」是在讚頌昭和時代的英雄們,「Hero」則是去歌頌前者的集合。這難道不是很令人不安嗎?彷彿這個時代缺乏了真正的英雄啊!同樣地,歌曲是否跨越國界在各地的演唱會上大家合唱的「Cha-La Head-Cha-la」中即可體現,去歌頌一個現象集合卻讓被歌頌的客體搖搖欲墜…
還好這份陰霾在演唱會音樂下來地當時立刻一掃而空。開場曲目是新曲「Crest of Z’s」,眾人隨著前奏與和聲漸響,穿著銀黑色風衣一字排開於舞台前,待進入主歌的吉他連同台前的爆破,宣告一場盛宴的開端。這首歌是近期曲目中我最喜歡的一首了!JAM已經很少這種快意衝刺,不需思考的熱血歌曲。作為機戰的主題曲,比起前作來說少了分正義但卻霸氣十足,十分新鮮。副歌重覆地「God Defeats them all!」是巨大機器人橫空出世,呼嘯天際時的睥睨,這種意象是JAM以前的歌曲所不曾出現過的。我的位置在舞台左側,直接面對影山,戴上墨鏡很有神秘感,搭配副歌魄力十足的動作,讓人不自覺熱血起來。但因這首歌的震撼力更勝其熱血,令人肅然起敬以致於忘了跟著互動。
喧囂尚未結束,卻又進入「ハリケーンLOVE」這首意象截然不同的歌,情緒有點難以銜接。雖然這樣的風格對影山來說不是第一次,但卻是JAM的新嘗試,出乎意料地讓人喜愛。我最喜歡的一句是「ヒートアップしたボディーで地獄天国へ…」,福山的歌聲在這首歌裡的表現力又較其他人更顯張力,帶點曖昧的暗示,又有點爆破的熱血,很合整首歌的意境。彷彿高潮前一刻的顫慄,全場迅速的被歌曲的熱情所吞噬。
比起兩首激烈意象的歌,「Legend of the Heroes」則如同陽光灑落般溫暖。可惜間奏開放歌迷表現的段落實在太難跟上了,但無損整首歌的氣氛。接著的MC時間,理所當然的是五人用中文自我介紹,福山很配合影山的吐槽,演出看小抄的橋段,JAM歡樂的互動也是現場演唱會的一項賣點。
這次的「牙狼~SAVIOR IN THE DARK~」實在非常完美,遠藤的最後一句順利出場,響亮的清唱下,觀眾亦淹沒在黑暗中。突然燈光驟起,熱烈的組曲時間瞬間又沸騰全場。去年的「Break Out」可是熱血的主題曲,今年卻被塞在組曲裡,真是時不我予的一首歌啊。到是「迷宮のプリズナー」的出現讓我有些驚訝,這首雖然做為機戰系列歌曲,卻沒有其他同系列歌曲那麼受到矚目。另外,沒有松本梨香的「紅ノ牙」則多少讓人觸景傷情。兩天的組曲曲目些微不同,第二天以「STORMBRINGER」取代了「紅ノ牙」,音樂響起的瞬間,立刻知道這是我絕不會錯過的一首歌,因為這是水木一郎至今日最後一次參與JAM的歌曲。雖然無緣親眼見到アニキ與JAM同台飆歌的風采,但光是聽到以成語開頭的主歌就彷彿アニキ的聲音親自出現耳邊,足以使我熱淚盈眶。我使勁的揮動螢光棒,眼神卻無比專注,彷彿希望這份專注能引發甚麼奇蹟般…
組曲過後「GONG」竟然提早出現了,以為繼「STORMBRINGER」以後應該沒甚麼能讓我更激動了,沒想到光是聽到前奏即興奮不已。「GONG」在我心目中應該要跟「Victory」等一起放後面當壓軸,因為沒有甚麼比這幾首機戰系列歌曲更能代表JAMJAM有很多以爭戰為題材的歌,像是「Victory」、「GONG」、「Fighting to the end~聖戰~」等,但表達的意象卻各有不同。有凱旋的喧囂、視死如歸的赴義,至死不屈的氣魄…有時候「代表性」、「名曲」的成型實在不能強求,而是自然而然的深植心中。戰爭不一定真的是暴戾,反戰也不真的就是和平;對聽眾來說不過都是抽象的概念,透過歌曲傳達情感。讓聽者彷彿自己穿越了凱旋、潰敗、犧牲等過程,進而滿足與成就對英雄式人生的憧憬。
不過因為前面組曲的熱血度已很足夠,接著唱「GONG」真讓人吃不消。當然,為了表現對這首歌的敬意,我是不會將舉起螢光棒的手放下的!下一首的「未来への咆哮」也很有氣氛,「漢JAM」幾乎也是演唱會「定番」了,除了熱血外更增添一股陽剛。但老實說,這首歌除了熱血外,並沒有讓我有更特別的感覺了。
雖然我向來不喜歡Acoustic那般寫意自然的樂曲,然而,當福山帶著大家唱「君の声を聞かせてよ BEAUTIFUL PEOPLE…」,舞台上下融為一體的感動還真是無可言喻。突然發現,整場演唱會我竟然注意福山較多,不僅是因為他較常站在我正前方,而是自從福神及其簽名會之後,所謂的「見面三分情」,對他實在大大改觀,他比其他人更多了一份親和力!不過到演唱「No Border」時,影山的演出又吸引了我的視線。第二天的演出中「No Border」才在安可曲中隆重登場,並且搭配簡單的舞蹈動作,影山就站在我正前方的位置。看著他略為笨拙的舞步,似乎在牢記每個動作般,聚精會神地完成演出,那是全場唯一一次發現他唱歌的神情專注在自己的腳步而非音樂情感之中。但這樣的自然與可愛卻足以令我盈眶,因為那是真誠的用生命演唱。這是一種生命態度的抉擇:不需要做到多麼鞠躬盡瘁,但卻必須真心真意。
本次演唱會當然少不了尚未收錄於專輯的新曲「レスキューファイアー」,作為特攝片的主體曲,這首歌又回歸到本格派的熱血歌,當然最大功勞還是要歸功於結束時遠藤的那句附帶舉手敬禮的「爆鎮完了!!」。早些MC時,影山說要請「遠藤老師」來教學時就預料到是這首了,事前已先取得單曲試聽;現場演唱果然沒令人失望,歌詞裡也有段「MottoMotto!」很適合讓歌迷回應,成功炒熱現場氣氛。另外,「NEW GENERATION! KOBE to the WORLD」的毛巾舞大概以後也會在演唱會中出現吧,雖然我有買毛巾,但捨不得拿出來甩。身旁的Suyo做得很認真,好幾次毛巾從我頭頂掃過,我則是繼續選擇獨善其身的「欣賞」這份熱烈。
不管前面的新曲如何,演唱會的經典集中在後半章;還是那句老話,經典是自然成型的,幾首代表取就是例證,每一首都像徵JAM的一個里程碑。第二天的演出中,小龜剛好坐在我隔壁兩個位子,第三排最靠T型舞台的那側,開演前他給了我兩支UO螢光棒,真是讓我受寵若驚,十分感謝他。前面「GONG」時一度想開來用,但掙扎了一下還是決定給「Victory」。千呼萬喚,終於等到這首演唱會中最值得瘋狂的一首曲目了!排除其他歌曲的「歷史」成分,不得不說Victory是我心目中的最愛。鍵盤手敲響凱歌的前奏,聽眾在躍動的音符引領中迅速融入勝利的樂章之中,彷彿能夠分享戰爭勝利的喜悅般,陷入瘋狂的慶典。我使出全力跳動並揮舞著雙手中的螢光棒,本來只是前後搖擺,但這首轉為邊跳邊將手中螢光棒往前甩,奮力揮灑著青春的汗水和淚水。這首歌總是會讓我喊到熱淚盈眶,尤其每當「We will never die」這句歌詞團員回到舞台中央,做出合掌為誓的動作,使曲中的熱血、勇氣與誓言沸騰到最頂點!和「GONG」、「鋼の救世主」等不同的是,「Victory」的戰爭是凱旋的、是喜悅的;它的勇氣是堅定、鼓舞的;和「No Border」和「Get over the border」不同的是,它的和平不經過撕裂而形成,而是自然的、樂天知命的。
在迅雷不及掩耳的情況下,影山唱出了開頭那句「Love you, love you…」,不用想也知道是JAM名曲「鋼の救世主」。這首歌自我認是JAM以來應該是聽過最多次的一首,當然,是因為原專輯中第一代JAM每人各司其職的演唱分配將格局拉開,在截然不同的音色中交錯縱橫出完美的和諧。我幾乎可以明確記得每一句的演唱者,卻只能如同「Stormbringer」一樣自行在腦中想像著アニキ親臨現場。聽過了兩次現場,卻始終無緣聽原始版本的「鋼の救世主」無非是人生一件憾事。結尾遠藤拉長音的「Stop the war」對我來說炫技大於感動,何嘗能和坂本英三那深嘶力竭的高音相比呢?
RocksJAM較後期的機戰歌曲,其特色卻是開頭的「スーパーロボ!スーパーロボ!」,讓歌迷充分發揮熱血精神跟著嘶吼、跳躍、搖螢光棒,因此歌曲的熱血度較前者不遑多讓。不過現場聽到這首歌更讓我想起梨香那句「本能-Saga-」已經所聞非人了,實在無限感傷。在預料之內的是,JAM這次唱了首為台灣演唱會量身打造的中文歌曲,是上海世博會投稿用曲「Only You」,依舊是專屬於JAM的那份輕快與溫暖。雖然演唱前奧井還覺得不好意思,影山鼓勵大家說一定沒問題;但相信台下應該還是沒幾個人聽得懂。不過誰會在意呢?
很幸運的抽中三十號當天的簽名會資格。演唱會後便被工作人員帶上三樓,去年的演唱會我並未參與,但前年影山和遠藤個唱時我倒有幸參加,模式是一樣的。待隊伍安定下來,團員各換洗完畢後,歌迷便魚貫而出,順著福山、北谷、奧井、遠藤、最後影山這樣的順序握手,並最後由影山發放簽名版。這讓我想到上次福神的演唱會令人印象深刻的簽名會。那種小眾live house方式的演出,簽名資格是用時間換來的,所以大部分的死忠歌迷都有排到。記得那日和Suyo刻意排到隊伍後方,賺得了幾分鐘觀察福山和神奈延年簽名的狀況,快輪到我們時,正好有歌迷開始嘗試不同的簽名要求,歌手和工作人員也爽快的答應了。有簽周邊的、簽CD的,最普遍的莫過於請歌手在簽名板上寫下自己的名字。我和Suyo則把本名抄在白紙上,請神奈照抄,沒想到他寫出來的漢字比我自己簽名還好看。兩人簽完後還分別與歌迷擁抱握手,這真是最讓我感動的一張簽名版了。很簡單的一個動作,卻包含了主版單位的用心、歌手的親切以及歌迷的熱情與秩序(有熱情很容易,但有秩序卻很難),顯示這場活動極為成功。
這次簽名,正好排在前面的小龜拿出了福神的簽名,輪到我時便鼓起勇氣用有限的日文指著小龜的簽名版向福山表示我也有去,沒想到福山聽得懂,很開心的說著謝謝。其實就這一句謝謝,就讓我感到支持這樣的一位歌手是值得的了。簽完後我和Suyo仍然在場外逗留,直到JAM從體育館出來,又隨眾多歌迷們一擁而上,混亂與漆黑中,再度跟奧井和遠藤握到了手,不過這樣到沒甚麼感覺了。
我一直不喜歡這種追星式的偶像崇拜,遇到偶像不尖叫、不舉牌、不愛拍照並不代表我不夠愛他們。JAM在他們的舞台上賣力演出,因為他們熱愛他們的工作、對生活充滿熱情;同樣地,出了演唱會場,我們也有我們的舞台。透過認識他們,學習他們的態度,感受歌曲中的生命力,將這份精神內化成為在職場、在學校、在專業與藝術領域裡的自我要求,自我實現一己在這社會中的價值,這大概是一種最高層次的致敬方式了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