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x et veritas

關於部落格
光明與真理
  • 815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Gamma Ray To the Metal World Tour in Taipei 2010.04.22

 
 
大學時第一次參加演唱會的演唱會是影山的見面會,雖然只有短短幾首歌,卻已經體會到何謂「朝聞道,夕死可矣」。我不是音樂人,但參加演唱會本身對我來說卻是一種藝術生活。局外人或許無法體會那種瘋狂,至少,在這一刻我可以甚麼都不是,甚麼都不用思考,甚麼都不用負責。英雄崇拜是很輕鬆的心靈救贖,人類總是靠著某種英雄崇拜才能存活到現在。
 
這是一年以來最令我感動的一場live。不是說騰雲不夠感動,不是說Sonata Arctica不夠熱血,每一場live對我來說都是獨一無二的,但Kai Hansen的來到一切又都不一樣了。為了搶第一排特意提早去排隊,因為若沒能親自站在Kai的前方就沒有意義了。不過這次竟然沒發號碼牌,只好在會場門口枯等。入場處一直有一小叢人,貌似在排VIP的隊伍。待接近6點半時我便靠過去,沒想到工作人員卻說要延後,直到7點才開始整隊,7點半入場。工作人員一說可以開始排隊時我剛好站在VIP隊伍處,足以讓我排在前十名,這樣真的就值得了。
 
拜國軍英雄館的動線之賜,入場後還能從容的走向前台,選定中間偏左側的位置,身體直貼舞台。這次的opening band依然是Noctune Moonrise,演出比上次成熟許多,樂曲也十分能抓住我的注意力。雖然音響出了點問題,但他們的音樂仍令我十分愉悅,果然還是power metal式的樂曲最能引起共鳴,希望下次騰雲仍能邀請他們開場。難得的是,他們的歌曲到也讓我記住了幾首。
 
由於排隊等了太久,還沒正式開始就想上廁所,但又怕好位置被佔走。忍了一會兒,先是聽到後面有小姐請人顧位子讓她去洗手間;後來,站在我右側的先生也開口請我佔位子(他的位置比我的更精華),最後我也當仁不讓的請他回禮。這種演唱會開場前跑廁所我也是頭一遭,但令人感動的是周圍的樂迷朋友是如此有良心有秩序,也彰顯了樂團本身的正面力量(我知道這四個字最近很紅,但它們是無辜的,請允許我在正確的時候使用它們)
 
千迴百轉,終於等到Kai Hansen現身,他可只距離我30公分啊!這讓我腦子不禁從頭再思考一遍Kai到底是甚麼人?是的,他是號稱MetalGod的人,但這不重要,重要的是在我還未出生前他就組了一支樂團,這個樂團足以在我25歲的時候影響了我的思想。老實說我不太懂音樂,也不會寫樂評,這些老樂團對我的影響並不只是藝術欣賞,更是文化衝擊。,Helloween裡我偏愛Weikath的創作和Andi Deris的歌聲,對我來說,Weikath和富堅義博、徐克這種鬼才級的創作者很像,能信手拈來天才級的作品,但往往也有令人失望的時候。而Kai則有一代宗師的氣魄,開創全新風格,始終如一。Kai的作品乍聽之下時而生猛迅速,時而澎湃激昂,但整個氛圍叛逆卻不黑暗,辛辣卻不沉重,他所專注的仍是透過音樂本身帶給人的感動,反到令人覺得樸實,而非如主流樂團般的標新立意、譁眾取寵。
 
這次的歌單如下:
1.       Gardens of the Sinner
2.       New World Order
3.       Empathy
4.       Deadlands
開始前Kai有介紹這是兩首新專輯的歌,我比較不熟,但Empathy似乎還滿容易讓人印象深刻的。
5.       Fight
似乎是很多人的愛歌,可惜我沒有很愛。
6.       Mother Angel
7.       No Need to Cry
8.       Savior/Abyss of the Void
其實我對他們的歌曲真的不夠熟,以致於很多歌曲無法立刻反應。上面三首都聽過但前奏下來時會叫不出名字。歌詞也背不出來(其實我從來都不花腦袋記歌詞的),更別說合唱了。
9.       Drum Solo
背景音樂是古典樂。
10.    Armageddon
11.    To the Metal
Kai在唱這首前跑去戴了帽子和墨鏡,年逾不惑,舞台魅力不減。
12.    Rebellion
這首聽到前奏就很興奮了,非常喜歡吉他前奏營造的氣氛。
13.    Men on a Mission
不得不說,這首歌的大合唱就是要拿來當Ending曲用的,十分溫馨!雖然在合唱前音樂嘎然而止,觀眾反應不及,更顯而易見地是幾乎沒人記得歌詞。Kai十分豁達爽朗的化解這場尷尬,跟大家說他先唱一遍再請大家跟著唱。我大概零星的記得一兩句,但整段太難了,不過Kai唱完後大家還是很給面子的大合唱,不熟的地方就含糊帶過吧。話說我最喜愛演唱會的大合唱時刻,台上台下互相交流,相信迷戀舞台的表演者們也是深深的為這樣的一刻所吸引。
Encore
Kai唱完Men on a Mission後快速地溜走,當然,沒有人會相信還沒唱I Want Out的演唱會會就此結束。
1.       I Want Out
Helloween三大神曲之一,要說我是為了這首歌來的也不為過!這樣似乎不太對得起Gamma Ray本身,但不諱言的,我的本命還是Helloween啊!光是聽到吉他刷下去的第一個音就足以令我陷入瘋狂,主歌的時候貝斯手Dirk會邊跳邊彈,我也是跟著跳起來,就像參加JAM的演唱會那樣。不夠瘋狂不足以表達我對這首歌的敬意。老實說,這首歌講述的是叛逆的中二青少年,創作時還是二十幾歲的小夥子,二十年後,無論Kai或是Andi來唱都有種莫名的喜感。但這首歌也是代表著80年代那個時代氛圍下人類想尋求解放,尋求突破的渴望。這是Kai的原點,也是我認識西方世界的開始。
2.       Send me a Sign
這首十分熱血的歌曲也是Gamma Ray的定番,全場一定要跟著大喊「Send me a Sign」!
 
正當大家覺得真的要結束了,正當我的兩年多演唱會經歷告訴我安可曲從來沒有加場的,正當Henjo把麥克風架上的pick都發完時,Kai Hansen又在君臨舞台!我幾乎眼淚都要流下來了,那麼多場live參加下來沒有碰過如此有誠意的加場!Kai出來告訴大家:「Because you are so GREAT, you DESERVE it!」而加場的歌曲竟然又是HelloweenRide the SkyKai看來真的心情很好,不知是刻意安排,還是台下的歌迷真的感動他?而Henjo疑似把pick都發完了,跑到後台找pickKai還在舞台上等他回來。演唱會前看過日本場的歌單,的確很少安可超過兩首地先例,而唱Ride the Sky的情形更是稀少。這突如其來的感動至今難以言喻。
 
年歲漸增的Kai給人一種老江湖地老練感,台上台下,裡裡外外都面面俱到。終場的謝幕即便是例行性的到前台握手也是誠意十足,不像有些樂團儀式性地完成演出,Kai帶領著團員的謝幕充分地體現他們對舞台的熱愛,對聽眾的感謝。HenjoKai兩個人分別從舞台的左到右一一向觀眾握手、發pick,我也很有幸的握到了。不過由於把手放在舞台前,Henjo像後面的人致意時,一個箭步向前就扎扎實實的踩在我手掌上了。沒想到他有發現有人被他踩到,蹲下來雙手握住我像我道歉,真是痛得很值得哪。
 
簽名握手會的順序分別是HenjoKaiDan以及Dirk,由於時間倉促,只能選擇和Kai合照,不過這樣我已經滿足了。Kai笑容依然親切,謙和有禮地搭著我的肩,雖然工讀生讓照片有些模糊了,但這張和心目中的神的合照,將會是永遠的紀念。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