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x et veritas

關於部落格
光明與真理
  • 815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2006大阪畢旅─9/4穿越時空的空中花園

早上在飯店32樓的餐廳邊賞景邊享用早餐,之後分成兩組,我、娃版主、汶軒和大叔四人自助行,其他人遊歷環球影城。摸熟了日本的大眾交通後,我們先搭乘JR到西九條站轉大阪環狀線到天王寺站。到達車站後,很快地找到天王寺公園,可惜卻是公休日。至於慕名已久的四天王寺則離車站有段距離,多虧一位老伯伯好心指路,不然就要多走許多冤枉路了。

當初會提議來到四天王寺是因看漫畫時認識了聖德太子其人及飛鳥時代的一些歷史事蹟。飛鳥時代相當於中國的唐朝,聖德太子時期曾派遣遣唐史至中國學習典章制度,並將佛教傳入日本,四天王寺就是這個時期的建築,也是唐朝文化傳入日本時期的代表建築。是以鳥居前還豎立著一塊「大日本佛法最初四天王寺」的石碑。看到這石碑和寺內充斥著的漢字,民族自豪感油然而生,中華文化和大和文化間切不斷的淵源正始於此。

穿過鳥居,從大殿的正門進入,四天王寺的中門、塔、金堂、講堂呈南北向,直線排列,這種伽藍布局是模仿了當時中國的建築風格。(摘錄自日本國際觀光振興機構)地上鋪著碎石,走起來磨出沙沙沙的聲音,一大早寺裡沒有觀光客,只我們一群人。突然覺得懷著觀光的心情來此佛門清靜地頗有罪惡感。收拾起玩樂的心,任憑心靈潔凈地倘佯於此懷古之幽情,感受這建築裡所包覆著的宗教慈悲、憐憫的偉大力量,世界上還有什麼力量能如宗教般如此超越國族與國界,成為人類彼此共同的語言呢?

望著大殿裡的觀音像,但不知道如何才是正確的膜拜,只得閉上雙眼雙手合十,僅此一瞬間,卻是以無比的虔誠之心。

離開了四天王寺,走回天王寺站,搭乘原線回到難波。一下車,明顯感受到雖然僅僅幾站之差的地方,兩地氣氛卻截然不同。天王寺附近的道路很安寧、舒適,陽光灑在石塊舖成的道路上,適合一大清早的漫步,如果住久了,說不定路上的老伯伯和老奶奶會和你打招呼。相較之下,難波站附近則商店百貨林立,人群擁擠而匆忙,連找個問路的人都有困難。

我們先在車站附近的高島屋找到chifure專櫃,三個人在這裡灑錢,看來女生對單價低又效果好的保養品是很沒有抵抗力的。之後到樓上隨意找了間咖啡店坐下休息,點了一份聖代,兩份三明治,當作四人的下午茶。在異國之地享受下午茶也是很不尋常的享受了。

補足了體力後,再度延著難波的行人步道行走,今天的目標是藥莊店,準備一路從這裡逛到心齊橋。就像宅男到日本來不能放過女僕咖啡店一樣,年輕女孩來到日本當然不能放過藥妝店,就算不化妝,朝聖一下也好。大型藥妝店松本清就在旅館旁邊,反而沒什麼人有興趣,因為就是要在一些不起眼的小店才會找到吸引人的折扣商品。於是我們沿路比價,最後終於在心齊橋的最後一家藥妝店才買下了這次的戰利品。本來想說幫吾友買MQ的口紅,可惜價錢跟台灣差不多,不如買下年底才上市的Intergrate回台還可以炫燿。而我自己則是被那結合巧妙旋轉機關的唇蜜給吸引住,買下了Angelina代言的純蜜。汶軒本來沒有要買東西,不過在我和娃版主的慫恿及脅迫下也買了不少東西,真是令我倆感到罪惡啊!

在難波到心齋橋的途中會經過道頓堀,這是我第二次來到這條大阪的美食天堂。本來預計中午去吃著名的「蟹道樂」,但實在是吃不下,於是另選擇了一旁同樣有名的「鶴橋風月大阪燒」,其實醉翁之意不在酒,除了吃名產外,大家也只是想找個地方坐下來歇歇腿。

坐定位後,服務生上來幫我們點菜,一連串說了許多我們聽不懂得日文,他無奈之餘找來另一名服務生,劈頭問道:「說中文嗎?」我們先是驚訝,後是高興地猛點頭,經他翻譯才知道,原來的那位服務生是要問我們蔥花要不要和高麗菜拌在一起。然後服務生又說了句:「稍等一下」就離去了。

這句話卻令我覺得沮喪,學了兩年日文,剛才還拼命想「稍等一下」的日文該怎麼說?要用主動還被動式?對服務生要用敬體嗎?沒想到同樣的中文卻被人家輕易地說出口,能不挫折嗎?不過學語言就是如此,雖然天生就不是很有語言天份,但卻深信語言是文化的鑰匙,學得一種語言所得到的不僅是另一項溝通的工具,而是能深刻體驗另一種文化藉以得到精神的昇華。這也是使我越挫越勇,百折不怠的動力。

大阪燒的製作過程十分有趣。日本正統的大阪燒並沒有加進許多麵粉,只是用大把高麗菜和肉餡配合少許勾芡攪拌,使高麗菜和餡凝結在一起,最後整碗高麗菜餡倒在鐵板上,壓成餅狀,待表面烤焦後最後淋上醬汁即告完成。這一步一步的動作都是由服務生在顧客面前現場進行的,使我們看得精采,吃得滿意。高麗菜的清甜配上牛肉或海鮮的肉汁,以其濃郁的醬料,不愧是當地風味名產。

吃飽喝足後,整個下午就待在心齋橋,繼續和美妝、包包、衣服奮戰。不過由於前一天的疲勞累積,到這時我的雙腳已經疼痛難忍,真體驗到什麼叫做「舉步維艱」,連逛街的興致也沒有了。雖然如此也不好掃大家的興,只是一路哀嚎一路逛到車站。不過這不是回程,而是另一個目的的起點。

沒逛過梅田還能說來過大阪嗎?於是我們晚上就打算到梅田地下街看看。基本上梅田車站和大阪JR站是相連的,兩者的地下構成了一個龐大複雜的地下空城,聽說是個連日本人都會迷路的地方。我們先找到了以美食著稱的「Whity」地下街,在這裡隨意找了家和風西餐廳吃了晚飯再為夜晚的行程做打算。本來晚上八點半到九點約了去環球影城的同學在新梅田的空中花園見面的,說好時間到了沒遇到就自行回旅館。但此時我們四人的身體應該已是到達疲勞的極限了,而新梅田和梅田車站之間又有一段不小的距離。

「只要回頭走一點路就可以坐車回家了;豪華的浴室、軟綿綿的床鋪…」這種念頭不斷在腦中浮現。不過心念一轉,不希望有負此行的念頭越形強烈:

「一定要到達新梅田!」

鼓起滿腔熱血,我們來回在梅田車站穿梭,先是看錯地圖白白往返一趟,後是問到一位指錯路的小姐,差點徃反方向走。幸好我們緊覺性夠,看到地圖上標示著「徃新梅田地下步道」的旁邊是一間「阪神飯店」,而在繁忙的梅田地下道裡就剛好讓我瞥到了這飯店的側門通道。於是不管那位日本小姐的指示,決定到阪神飯店問路,既然是飯店的人一定知道空中花園在哪裡。

尋找空中花園的路真是一波三折。從阪神飯店出來後,一直朝新梅田大樓的方向直行,卻除了車站入口外看不到任何其他的地下步道。梅田車站和新梅田中間竟然隔著一座停滿貨櫃車的停車場,如同電影中世紀末的廢墟般,晚上看來分外陰森可怕。眼看橫渡無望,正準備放棄,突見轉彎前方黑暗小路仍有行人的蹤跡,大夥於是繞過去看看,沒想到正是我們嘔心瀝血找尋的地下步道!乍見此景眾人無不興奮,趕忙踏入地下道入口,卻驚異地發現,這地下道竟十分原始簡單,並沒有和車站的地下系統相通,似是後來才建造,專門通往新梅田的入口。

茫茫黑夜中,伴著舊式地下道裡昏黃的燈光,拖著疲憊的身軀緩緩前進,地下道似是沒有終點,但就只差這臨門一腳了,大家怎麼可能願意放棄呢?突然,有人發現通道上的標示,還剩50公尺、30公尺、10公尺…就快到了!一出地下道,眼前竟是一幅不可思議的畫面,真可謂柳暗花明又一村!新梅田是由兩棟超高型現代化建築構成的,中間以天橋相連,從底下往上看去,似是兩根鏡面型的圓柱,直達天穹。

此時已是晚間9點多,大樓的其他部分業已關閉,只剩下空中花園的入口仍有遊客往來。於是我們搭上直達頂樓的電梯,從地面一路向上抬升,眼下的景物越來越小,狀似景觀模型,然後逐漸縮小成模糊的亮點。頂樓的空中花園,是另一片新天地,室內是一由強化玻璃環繞的圓形空間,形成一360度的觀景台。在室內待了一陣,發現可往上再爬一層樓,到達真正的戶外花園。眾人皆興奮不已,不用隔著玻璃,而是赤裸裸的高空夜景呈現在眼前,何其壯觀美麗。仰頭望著點點繁星,低頭又見燈火通明,在黑暗中腳下凈是著虛空,不禁讓人不寒而慄。夜景美,但這幅心境更美!

在空中花園逗留了好一陣子,互相襯著夜景照相,終於趕在末班車開駛前才離去。此時走路已經趕不及了,只得花錢坐計程車,久聞日本計程車費驚人,不過由於路程短,還沒跳表就到達目的地了。於是我們也趕上最後一班櫻島線回到旅館。

從早上的古舊的四天王寺到晚上的現代化超高型建築,彷彿經歷了一趟時光之旅,古老的智慧與現代科技相互輝蔭,為這趟行程平添不少驚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