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x et veritas

關於部落格
光明與真理
  • 815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2006大阪畢旅─9/6燒吧、燒吧、章魚燒

今天,早上先去參觀清水寺,鍵盤先生果然經驗豐富,知道這種名勝定要趁清早去才不會碰上大批遊客。到達時我們果然是第一批,於是在正門前照了張團體照。清水寺修建在斷崖之上,以建有大舞臺的本堂而知名。1994 年被指定爲世界文化遺産,支撐舞臺的 139 根毛櫸柱每根高達 12 米以上,且未用任何鋼釘打造。和金閣寺比起來,清水寺建在深山斷崖裡,更似清修靜地,寺內各個閣樓以階梯相連,從各閣樓的一處望向另外的閣樓,景觀各自不同,而從清水舞台望去,更可見京都市容,蔚為壯麗。

從舞臺下流出的三泓清水叫音羽瀑布,清水寺就因此得名。據說用柄杓舀起那滾滾湧出的靈泉水喝一口的話,能延年益壽,萬事如意。 我們也效法日本人上台拿起柄杓接泉水,只是柄杓是鐵製的,放在紫外線消毒裝置裡,不免破壞了古寺的氣氛。儘管如此,我們並不敢真的把水喝下去,只是做做樣子拍照,畢竟身處異地,若身體不適總是一大麻煩。除卻後來絡繹不絕的遊客,清水寺的確是個足以讓人流連忘返之地。

鍵盤先生今天在車上給我們講的是他的日本留學小故事。對於憧憬到日本留學卻又不可能實現的我來說,聽得非常入神。他也說,來日本讀書不容易,除了花費高外,日本人的排他性也是一大因素。在日本讀書的華人幾乎不可能不去打工貼補學費,當然巨商富賈除外,而且即使在日本最高學府畢業,也可能因為不是日本人而遭排斥,求職受挫。不過鍵盤先生這部分著墨不多,倒把重點放在他和大陸女生大鬥法的趣事上,有點可惜。我很想聽聽他如何把日文學得這麼好。

 

下一站又再度回到大阪,參觀大阪城,「大阪城建於16世紀末,17世紀因戰亂而被燒毀,直到 20 世紀前半期,天守閣才獲得了重建。天守閣內部,從1樓到7樓是歷史資料館,展示著當時的武器、盔甲和民俗資料,8 樓現在成了瞭望台。」(節錄自日本國際觀光振興機構)

 

大阪城對比於前兩天參觀的四天王寺、金閣寺和清水寺比較令我失望,我們並沒有上到天守閣,只是在城內拍照,並且在這裡享用自製章魚燒套餐。每名顧客前都有一塊盛著麵糊的鐵盤,鐵盤上有五個球型凹口,待越來越熱後,由顧客把麵糊向凹洞集中,形成球狀,至於圓不圓就要看每個人的功力了。我們之中只有廖大叔的章魚燒有專業水準,要不要考慮改行啊?

吃自己做的章魚燒當然怎麼吃都好吃,當吃著正高興,到茶的時候我不小心右手腕碰到仍然燃燒中的鐵盤,手腕被燙傷,形成直直的一條傷痕。有人說這傷疤像是割腕卻割錯方向,令我哭笑不得,我個人還滿喜歡這傷痕的,它燙得很漂亮,像是光榮戰鬥後的痕跡。不過它現在已經快要消失了,也算慶幸,我還是寧願不要有它比較好。而正當我們閒聊之際,身旁的團員幾乎都吃完走光了,突然見鍵盤先生乾脆把本來大家要吃的整桶飯搬到面前,一個人吃了起來,眾人皆暗想:「果然他說要吃五碗飯不是騙人的。」

下午,我們先去泡足湯,但只待了大約40分鐘。開始下起陣陣細雨,又趕忙趕去異人館村的風見雞館。很不幸地,就在這段唯一需要走段路的旅程中下起大雨。待爬到風見雞館,我也沒興致再遊玩了,於是山腰上的天滿神社就沒再上去。和汶軒在街旁躲雨。鍵盤先生剛好也在,跑去問他關於來日本看演唱會要注意的事項,才得知他還有一項工作是在幫傑尼斯做翻譯,是在演唱會現場幫忙向台灣或中國的觀眾翻譯並維持秩序的人吧。難怪他在車上就在說「嵐要來台灣了」,消息真是靈通。可惜的是,鍵盤先生完全不能理解我想看的演唱會。

從風見雞館敗興而歸,已是黃昏時分,鍵盤先生把我們帶到神戶的摩賽克廣場,把不想參觀和菓子工坊的人留下,帶另一票人去參觀。鍵盤先生很有意思,似乎看出我們對和菓子工坊興趣不大,但卻不能不完成合約上的行程,於是才兵分兩路。而這次,不合群脫團的變成我、娃版主和汶軒,我們來到附近的百貨,發現一個專櫃,衣服偏向蕾絲宮廷風,非常可愛,不過看了下標籤,發現它的價格卻非常令人憤怒。於是我和娃版主決定,一定要變成能花錢不手軟的「大會計師」再來日本瘋狂購物!

時間一到,鍵盤先生要我們準時集合才不會錯過開船的時間。今天的晚餐是在神戶港口的Luminous號用餐,船會繞行內海一周,歷時兩小時,正好可以悠閒的享用餐點,這也是這趟旅程以來最從容的一餐了。可惜外頭陰雨濛濛,加上逐漸入夜,根本什麼也看不到,於是我們待在室內聊天喝茶,倒也盡興。

回到飯店,這回的飯店真是高級多了,不過靠近機場,也算是地處偏僻,晚上依然只能在玩牌中渡過。鍵盤先生說要幫大家燒相片光碟,會很晚睡,我們在他對面房間於是就放肆地大吵大鬧。這回天柔終於加入我們了,九個人湊齊開始玩「級級豬」的遊戲,沒想到伶牙俐齒的娃版主一直都當豬老大,沒人趕違逆她,趁機逞兇霸道一下。一直鬧到凌晨三點,大家才撐不下去回房就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