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x et veritas

關於部落格
光明與真理
  • 815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Gackt台灣演唱會2007/2/7紀錄與感想

每個人對「歌迷」兩個字的定義都不同,但就我來說,實在無法認同只聽過幾張專輯的人就自稱「歌迷」,充其量只是「喜歡」罷了。自己對Gackt的作品只停留在聽過和認識的階段,並沒有到如數家珍的地步。但無可置疑的他對我而言卻是個特別的存在,他的音樂構成了部份「童年」的回憶,那是第一次意識到自己喜歡上某樣東西的記憶。喜歡上Gackt時他已經離開MaliceMizer了,話說我總是在喜愛的團員離開後才會因為其人而喜歡上此團體,JAM Project時也是、Sound Horizon時也是,或許是由天性註定的偏好:唯有消逝的才是完整的。

當聽到Gackt要來台開演唱會的那一刻,意外的很平靜,只是想立刻通知身為Gackt歌迷的吾友。當時正值水深火熱的期末考月,當然一切全權交給吾友來負責。其實我對於是否參加只是出於一種堅持,而非絕對必要,如果是必要的話我應該是不會屈就1500價位的二樓座位。

27日晚上,第一次到新建的板橋捷運站,在開演前,台北縣的轉變先給予我不小的震驚。縣府周圍雖然空曠,卻因此顯得大器,只可惜趕時間,僅能匆匆瞥過美景。縣政府大樓比我想像中大很多也豪華很多,搭著透明電梯到達多功能集會廳的3樓入口,雖然能容納的人數不多,卻是個不錯的場地,視野佳,交錯的座位設計讓坐下時不會被前面的人頭擋住畫面(不過最後整場站著,座位設計已不太重要了)

進場時工作人員高姿態的檢查背包令我有點不滿。檢查背包並非不可,請人勿帶飲食入場也天經地義,但竟然叫觀眾把放在背包裡的「違禁品」處理掉,就讓人很不敢苟同。當時我的背包裡放著未吃完的晚餐,本待結束後再吃,工作人員大可請我在外面吃完再入場,我也會充分遵守規定。但黑衣人卻指著旁邊的垃圾桶,幾乎是以「強迫」的姿態要我把晚餐「丟掉」,感受不到一絲尊重。這是場演唱會,Gackt是勞務的提供者,歌迷是勞務購買者,我花了1500買票,雖然票價不是最高但起碼有應享受的服務。花同樣的價錢去化妝品專櫃還能換來櫃姊親切的笑容,我是花錢購買勞務,享受服務,不是來讓工作人員羞辱的。很可惜,如果我對這個商品的需求彈性再低一點,真很想當場把食物砸上去走人!

坐定位後先是操著奇怪中文和日文的開場說明,接著舞台的布幕上放映Gackt的一些廣告和宣傳,全部經過中文配音,可見其用心。不過看完那個廣告,還真讓想辦個「阿普提」的信用卡,比起什麼Pukii要可愛多了。另外,每個廣告後面的製作都充分發揮惡搞精神,除了Avex Track的註冊商標和音效,開場時的偽「嘉禾影視」更是一絕,記得以前電影真的有那種倒數計時吧,此時大家的精神也隨著那倒數緊崩至最高點。五、四、三、二、一…

零!音樂開始。「Cube」的確很適合作為開頭曲,鬼魅的獨唱繚繞盈溢,最後隨著琴聲漸漸攀高,直至電吉他具爆發力的開幕,Gackt便成十字架型出現在舞台中央。全場興奮尖叫,而這首歌的副歌又剛好很能炒熱氣氛。緊接著便是MariaUncontrol,都是「Rebirth」裡我的愛歌,不過此時我已貪婪於視覺經驗而忽略了聽覺經驗,幾乎不再意識到Gackt在唱什麼,而是專注於觀賞Gackt的每一動作及姿勢。因為只有這部份是獨一無二的,想要深刻的將之印入眼簾,埋藏在記憶深處。

演唱Uncontrol時,樂手幾乎都站到前排來與歌迷互動,站在樓上的我很好奇第一排的歌迷是如何瘋狂,反而把注意力集中在歌迷身上,想來可笑。接下來,Gackt脫下了身上的銀色皮衣,只剩下半撕裂狀態的網狀緊身衣,並且微露小腹,好身材顯露無疑。唱到Storm時兩位歌德護士服面具女舞者出場,與Gackt在台上表演煽情的場面,全場為之興奮,尖叫聲四起。同樣地,印象中是在唱Fragrance的時候Gackt先生開始對著麥克風搔首弄姿,也只有Gackt那沒有一絲多餘贅肉的身材做起這些動作才能如此唯美絕倫、艷冠全場,不知使多少男女為之迷戀。不過我覺得Gackt的肢體動作非常高貴優雅,猥褻和煽情可能只有一線之隔,就像色情與情色永遠是文藝界爭論的重點一樣,這界線可是大有學問。Gackt的表演帶點色情卻不下流,尺度拿捏地剛剛好。超越性別的美艷,目的不是讓人血脈噴張,而只是肢體美的展現。

最後唱到鋼彈的歌,本人私心看到後面出現機器人大戰的畫面,當然不會有。唱完Birdcage後布幕就拉下來了,全場一致震驚,因為演唱會還進行不到兩小時此時開始有人喊「安可」,我到很驚愕,不知道該不該這麼早喊,印象中這時候是中場應該是要把人叫出來,至於安可的話演唱會若有安排會有固定的安可曲。不過不代表每一場演唱會都是這樣進行。

每個藝人的演唱會都有些不成文的規距,這就是身為Fan需要比別人更敏感的地方。其實就對自己本命的DVD拼命研究的程度,也了解演唱會中觀眾和歌手的互動有多重要。每次看到歌手很認真的在帶動氣氛時如果台下都沒回應,都會為歌手感到心酸,不過還好大家都很high啦。只是很多動作真的是要「圈內人」才暸解的,像是該在哪首歌的哪段作出怎樣的動作,何時開始甩頭,何時跳躍,這次去功課沒做足,只能完全模仿前方一位看起來很「資深」的fan的動作,真有點慚愧!但即使如此,有些動作我還是無論如何都做不到,像是尖叫、甩頭,只能說這和我的個性不合而已。如果我去聽metallive應該會很掃興吧。

中場的MC是演唱會的菁華,因為有時候DVD會把這段減掉,真是海外歌迷的心頭之恨。GacktMC之中真的實現了全程講中文的諾言,除了令人震驚外還有無比的感動!先不說他的形象一直是以高傲、神秘的王子著稱,一位日本一線歌手學習如此深入的中文可是前所未見的(當然有些念中文系的不算)Gackt的中文程度好到令人尊敬,能在一群以中文為母語的人面前大聲地用中文溝通,這是很不容易的。就這部份來說,台灣的演唱會更是彌足珍貴,這些在日本可就看不到了。

布幕拉起來後,歌迷開始拼命吶喊,極盡心力要把這份熱情傳達給Gackt先生。這樣的吶喊持續了一陣子,突然貝斯聲響起,只聽到Gackt悠悠的說:「聽~~到」,歌迷當然更賣力呼喊,還是換來「聽~~到」、「再大聲點~」、最可喜的還是那句「我~~~~」。Gackt以他獨特的方式與歌迷互動,深深揪住歌迷的心。如此迴旋了一陣,千呼萬喚始出來的卻是爆笑阿福柔造型的YouYou開始帶大家炒熱氣氛,其中還「很專業的」用漢文帶大家發音。坐在鼓手區休息的Gackt也被You的搞笑演出逗弄的捧腹大笑。

之後You退下,換Gackt出來講話了。講話時感覺還在喘,想必先前真是耗盡力氣在唱歌,也就是這份專注讓他贏得觀眾的敬佩。如同慣例一般,歌手總是會問後歌迷:「想不想我啊?」、「等我等了多久?」之類的話,令我印象深刻的則是,Gackt先生說:「大家知道たたいま和おかえり是什麼意思嗎?這是我最喜歡的兩句話。」於是開始教大家講這兩句話,意思是「我回來了」和「歡迎回來」歌迷當然不用教也多少知道但還是反應很熱烈,對著台上大喊:「おかえり~」,一來一往,不知不覺中拉近了彼此的距離。很簡單的兩句話,一方說出來,代表著他對台灣人民的一見如故;另一方說出來,代表對歌手的相見恨晚。而到後來我才驚訝地發現,這個橋段和整場演唱會的核心價值是相呼應的。

當氣氛炒到最高潮時,Gackt開始進入「正題」,開始他的「亞洲和平演說」。或這是全場最令我感動的橋段:「亞洲人之間還有著許多成見,希望有一天,不管是日本人,中國人,還是韓國人,都能成為一家人。」這裡還發生了個小插曲,政治敏感的人一定會覺得這句話很不對勁,沒錯,他漏說了台灣人。事實上,我想他一定不是漏了我們,Gackt想必無法搞懂臺灣意識型態的微妙意涵吧。但換個角度想,不管是「中國人」和「台灣人」對他來說都沒有差別,因為他的理想是亞洲一家,是文化融合,共利共榮。這時候我真覺得Gackt很適合當所謂的「中日文化交流和平大使」,哪天對岸的什麼聯歡晚會找他出席都不會再覺得奇怪了。

一個歌手必須要有理想,灌注音樂理念的音樂才是有靈魂的音樂。這已是超越技巧之上的事了。對於音樂我是外行,但無論是「音樂」本身或是「演唱」這個動作,只要它是某項「作品」或「成果」這個命題仍是成立的。記得當年讓我真正對JAM Project着迷的剎那也是在看到「結成宣言」所散發出的使命的那一刻。人響往一切的「美」,在經歷了華麗的裝飾與燦爛的舞臺燈光後,會發現那可實現的至高無上的「美」惟有潛藏於其之後的善的信念。除此之外,一切都只是途徑而非目的。當然,這種「亞洲和平」式的理想可貴之處在於它並非不切實際,Gackt很聰明,並沒有想要征服世界的宏圖大志,因為他知道文化的隔閡太難逾越,某些共識唯有分享相同文化和習俗的人才能達成。

 

Gackt在這場演唱會讓我看到的,是一個有理想的音樂人。而我相信這份理想不是虛偽的矯飾而已,因為他能用中文說出了這番話,也能用韓文說,身體力行地展現出誠意。語言真的是很不可思議的東西,使用中文和透過翻譯相較,語句的內涵沒變,但展現的感染力和力量為何卻如此之大?

印象中,Gackt是個很會包裝自己的人。雖然幾乎是負面新聞不斷,某些言談也大膽到令我無法苟同,但這也是他對自己的定位:高貴優雅的背後隱藏著叛逆與放蕩。這表裡形象的統合都是他一手建立的,所以當大家看到他又做了什麼違反道德期待的事情時,反應也只有:這本來就是Gackt會做的事嘛。他是個會讓人不得不降低對他個人的道德期待的人,總是在看到不斷的負面消息對他失去信心後,又看到舞台上那麼真誠的笑容而釋懷。

或許從此刻起,我已被Gackt說服了。我願意從現在開始當一個歌迷。ㄧ個有理想的人,怎麼可能再犯下什麼過錯呢?我想,他一定會帶著這份胸懷繼續創作,繼續擴展他的理念,直到有一天,他不再是妖艷的美型王子,而是一位白髮蒼蒼、丰姿雋爽的年長者時,我仍會願意再次聽他歌唱。

演唱會的最後,Gackt唱完最後一首歌曲,悠然地說了一句:「我們是一家人了」,倏地轉身消失在舞台中。就這麼一瞬間,我終於溢出想哭的感覺,他做到了,一場演唱會,在外人看來一場豪不起眼的演唱會,Gackt成功搭建了文化間的橋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